• <div id="8lnuu"></div>
  • <progress id="8lnuu"></progress>
  • <div id="8lnuu"></div>
  • <li id="8lnuu"><s id="8lnuu"></s></li>
  • <dl id="8lnuu"><s id="8lnuu"></s></dl>
    <li id="8lnuu"><s id="8lnuu"></s></li>
    <div id="8lnuu"><tr id="8lnuu"></tr></div>
    <div id="8lnuu"><tr id="8lnuu"></tr></div>
  • <li id="8lnuu"><s id="8lnuu"><strong id="8lnuu"></strong></s></li><dl id="8lnuu"><ins id="8lnuu"></ins></dl>
  • <dl id="8lnuu"><ins id="8lnuu"><strong id="8lnuu"></strong></ins></dl><dl id="8lnuu"></dl>
    <li id="8lnuu"><s id="8lnuu"><strong id="8lnuu"></strong></s></li>
  • <div id="8lnuu"></div><sup id="8lnuu"><s id="8lnuu"></s></sup>
    太惡心了!海口一大廈業委會主任家門被抹糞潑尿
    2018年09月14日 09:34  來源:南國都市報  宋體

      南國都市報9月13日訊 (記者 何慧蓉)13日下午,一起刑事自訴案件在海口秀英區法院開庭審理。當事的雙方是同一大廈的業主,提起自訴的是業委會主任尹女士,被起訴的是業主羅女士。

      雙方因小區電梯更換費用等起了糾紛,羅女士便往尹女士家大門涂抹糞便、潑尿,還在小區公示欄、業主交流群稱尹女士“多收幾萬元的電梯費進自己腰包”等。尹女士稱羅女士構成侮辱罪、誹謗罪。法庭未對此案當庭宣判。

      業委會主任家門被抹糞、潑尿

      尹女士一家人住在海口。退休后,她成了居住的大廈業委會的主任。因為大廈更換電梯的事情,她與同樣居住在該大廈的羅女士產生了矛盾。尹女士稱,因為羅女士不愿意繳納電梯更換費,業委會將羅女士起訴到了法院。雖然后來和解,但羅女士開始針對她一家開始“報復”。

      去年11月7日早上,一起抹糞事件讓雙方的對立明朗化。當天早上,尹女士一家在吃早餐的時候,聞到一股糞便的味道。當家人推開大門準備去上班時,發現自家的大門通道上、門上都有糞便,連鎖眼和紗網上都是。尹女士當即撥打110報警。經派出所和居委會調查了解,羅女士承認自己在當天早上將糞便涂抹在尹女士家的門上。民警對羅女士進行了嚴厲批評,羅女士也寫下了保證書和認錯書。

      后來,尹女士在家門口裝了監控。今年3月20日晚,監控拍到了羅女士在其大門和過道走廊上潑尿。再加上其他爭執,雙方矛盾更加激化,尹女士決定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訴。

      女業主被訴侮辱、誹謗

      尹女士在自訴狀中請求法院懲處羅女士誹謗、侮辱其的行為,要求羅女士向其賠禮道歉,再到大廈走廊公示欄張貼賠禮道歉書,為其消除影響、恢復名譽,同時賠償其更換被污染的防盜門、清理糞便費用共計6000元,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1萬元等。

      數天前,羅女士因該案被拘留。庭審中,她承認自己朝尹女士家抹糞、潑尿,并表示自己已經意識到自己這一行為是不對的,愿意向尹女士道歉。但就如羅女士在業主交流微信群中所“解釋”的一樣,她表示自己抹糞、潑尿,在公示欄中貼“情況說明”,稱尹女士多收幾萬元電梯費等行為都“事出有因”,是因為她要求尹女士公布更換電梯賬戶等遭拒,她為了讓公安機關出面“查賬”,才會實施抹糞潑尿等行為。羅女士的辯護人則表示,羅女士抹糞、潑尿等行為屬于觸犯治安管理條例,不構成侮辱罪,羅女士在微信群、公示欄等發布“情況說明”等,也只是業主之間的交流,是為了反映、解決問題,不構成誹謗罪。

      庭審中,尹女士一家提供了家門被潑糞的照片、羅女士潑尿的視頻、羅女士在公告欄中張貼的文字、在微信中的語音等證據,法庭組織了質證。雙方針對羅女士是否實施了尹女士自訴狀中所指控的“犯罪行為”,是否構成侮辱罪、誹謗罪等進行了“交鋒”。尹女士拒絕法院對該案進行當庭調解,法庭未對此案進行當庭宣判。

    編輯:陳少婷
    云南11选5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