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8lnuu"></div>
  • <progress id="8lnuu"></progress>
  • <div id="8lnuu"></div>
  • <li id="8lnuu"><s id="8lnuu"></s></li>
  • <dl id="8lnuu"><s id="8lnuu"></s></dl>
    <li id="8lnuu"><s id="8lnuu"></s></li>
    <div id="8lnuu"><tr id="8lnuu"></tr></div>
    <div id="8lnuu"><tr id="8lnuu"></tr></div>
  • <li id="8lnuu"><s id="8lnuu"><strong id="8lnuu"></strong></s></li><dl id="8lnuu"><ins id="8lnuu"></ins></dl>
  • <dl id="8lnuu"><ins id="8lnuu"><strong id="8lnuu"></strong></ins></dl><dl id="8lnuu"></dl>
    <li id="8lnuu"><s id="8lnuu"><strong id="8lnuu"></strong></s></li>
  • <div id="8lnuu"></div><sup id="8lnuu"><s id="8lnuu"></s></sup>
    首頁——正文 分享
    海南公布兩起臺灣間諜案 2人網上找兼職被拉下水
    2018年09月17日 08:04  來源:南海網  宋體

      南海網、南海網客戶端海口9月17日消息 (南海網記者陳望)近日,海南省國家安全機關公布2起發生在百姓身邊的臺灣間諜案,2名打工男子在三亞為臺灣間諜情報機關搜集情報被判刑。

      在三亞一旅行社做旅游司機的周某,在三亞一酒店做保安的黃某,都是30多歲的普通打工族。他們在網上尋找兼職時,卻先后被臺灣間諜情報機關勾聯策反,最終分別被法院判處11年和7年有期徒刑。

      近日,海南省國家安全機關向社會公布周某、黃某2起臺灣間諜案詳情,并分析提醒,現在臺灣間諜情報機關策反發展的目標由專業人士擴展到普通公民,間諜不僅僅只出現在影視劇中,也有可能發生在普通人身上,就“潛伏”在你我身邊。

      案件1:三亞一旅行社司機兼職為臺諜搜情 中途想收手卻抵不住金錢誘惑

      在三亞一旅行社做旅游司機的黑龍江籍男子周某,生活開銷較大,便想在網上找一份兼職。在網上看到找“在三亞開車的師傅”信息時,便與對方聯系。這份兼職在不到一年時間為他帶來近40萬元的豐厚收入,同時也為他帶來11年的牢獄之災。

      周某離異后,與母親一起在三亞生活。有天晚上,周某在瀏覽QQ時,看到一個叫“調研”的網友一直在“三亞交友群”里刷屏發消息,詢問有沒有在三亞開車的師傅,周某便QQ私聊聯系“調研”。“調研”告知周某,其是某房地產公司的負責人,公司購買了三亞某直升機基地附近的土地準備建酒店,但目前還沒在三亞派駐人員,需要招聘一位兼職員工對地塊周邊地區進行調研,主要是觀察直升機基地附近的土地有無大型貨車傾倒渣土,承諾每報告一次公司給100元補助。

      周某覺得這是個兼職的好機會。收到第一筆1000元經費后,他按照“調研”的要求,每天觀察某直升機基地有無大貨車經過的情況,后來用手機拍攝基地內直升機停靠照片,通過微信不斷發給“調研”。不久“調研”以工作調動為由,介紹“海蚌”接手對周某的指導。此后,“海蚌”向周某提出更加明確的工作意圖,要求他對三亞某軍用機楊、碼頭開展搜情活動,并給他購買了望遠鏡、手機、DV錄像機、行車記錄儀等器材。

      干了幾個月后,周某在網上看到一則“三亞拍攝軍事目標人員被判有期徒刑”的新聞后非常害怕,便開始回避“海蚌”的工作要求。這樣持續了近一個月。次月的一天,“海蚌”聯系周某,承諾可以在周某不工作的情況下提前預支“報酬”,并很快向周某匯款6000元人民幣。周某禁不住金錢的誘惑,又繼續為“海蚌”從事搜情活動,直到被抓。“調研”“海蚌”實際上是臺灣間諜人員的網名。

      周某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向臺灣間諜情報機關非法提供國家秘密和情報60次,領取間諜經費近40萬元人民幣,構成刑事犯罪,近日被三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1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沒收全部犯罪所得。

      案件2:三亞一酒店保安網上找兼職被臺諜勾聯 通過微信11個月內報送情報400余次

      黃某是海南保亭人,初中文化程度,在三亞一酒店當保安。一天,他收到一條微信好友驗證信息、加對方為好友,得到了一份工資翻倍的兼職工作。但這份兼職最終為他帶來的卻是7年鐵窗生涯。

      5月的一天,黃某微信收到“云海上端”通過“附近的人”功能發來的添加好友驗證消息。盡管黃某酒店保安工作穩定,但收入與他的心理期望值和個人奮斗目標差距很大。當看到消息內容“有需要工作的人嗎?”就心動了,立即通過了“云海上端”添加好友請求。

      “云海上端”詢問黃某基本情況后,稱愿意為他提供一份在三亞碼頭看貨輪、登記編號和數量的工作,每月工資4000元,還可提供住宿補貼。這份兼職報酬高,黃某心里美滋滋的,像撿了塊寶似的。

      多次聯系后,“云海上端”自稱“王芳瑜”,讓黃某稱其王姐。不久,“王姐”要求黃某到三亞榆亞路一小區去租房,因為該小區附近有一軍港。黃某成功租到指定小區一套房,當時還向房東承諾“不在屋內或樓頂對軍港拍照”。隨后他按照“王姐”要求,在租住的房間用望遠鏡對軍港進行觀測,搜集港內軍艦、潛艇停靠情況,整理后通過微信源源不斷報給她。自稱“王芳瑜”的王姐實際上是一名臺灣間諜人員。

      黃某按照“王姐”要求,以每天上午、下午各一次的頻率,前后向臺灣間諜情報機關報送軍事情報400余次,收取間諜經費近10萬元人民幣,構成刑事犯罪,被三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7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沒收全部犯罪所得。

      警惕:臺灣間諜組織瞄上普通公民 偽裝成招聘單位拉人下水

      據介紹,周某、黃某在互聯網上求職交友過程中,被臺灣間諜情報機關拉攏策反,搜集我國家秘密和情報,走上了違法犯罪的不歸路。這2起案件表明,一些本身不掌握國家秘密的普通公民也可能被臺灣間諜情報機關策反,成為替臺灣間諜情報機關非法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和情報的“棋子”、“工具”。

      據分析,臺灣間諜組織偽裝成招聘單位,在網上勾聯年輕網民時往往以高薪為名義,掩藏其不可告人的真實目的,具有很強的欺騙性。國家安全觀念淡薄、法律意識不強的年輕網民,在金錢誘惑下極易被臺灣間諜欺騙、蠱惑拉下水。

      針對臺灣間諜情報機關的猖狂情報竊密活動,國家安全機關近期組織開展了代號為“2018-雷霆行動”的專項打擊行動。海南省國家安全機關提醒,國家安全機關對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歷來保持高壓打擊態勢,廣大人民群眾切莫以身試法,一旦上當受騙或者發現可疑情況,可及時撥打電話12339或者登陸網站www.12339.gov.cn,向國家安全機關自首、舉報。

    編輯:王曉東
    云南11选5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