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8lnuu"></div>
  • <progress id="8lnuu"></progress>
  • <div id="8lnuu"></div>
  • <li id="8lnuu"><s id="8lnuu"></s></li>
  • <dl id="8lnuu"><s id="8lnuu"></s></dl>
    <li id="8lnuu"><s id="8lnuu"></s></li>
    <div id="8lnuu"><tr id="8lnuu"></tr></div>
    <div id="8lnuu"><tr id="8lnuu"></tr></div>
  • <li id="8lnuu"><s id="8lnuu"><strong id="8lnuu"></strong></s></li><dl id="8lnuu"><ins id="8lnuu"></ins></dl>
  • <dl id="8lnuu"><ins id="8lnuu"><strong id="8lnuu"></strong></ins></dl><dl id="8lnuu"></dl>
    <li id="8lnuu"><s id="8lnuu"><strong id="8lnuu"></strong></s></li>
  • <div id="8lnuu"></div><sup id="8lnuu"><s id="8lnuu"></s></sup>
    管好用好扶貧資金
    2018年09月18日 09:33  來源:海南日報  宋體

      饒思銳

      為進一步發揮典型案例警示震懾作用,深化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省紀委對近期查處的5起扶貧領域失職失責不擔當不作為等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典型案例進行通報。(9月17日《海南日報》)

      這幾個典型案例中,有的是失職失責、監管不力,導致扶貧產業資金被挪用;有的是工作不負責任,導致扶貧物資采購價格虛高;有的是在困難群眾利益攸關的事項中漏報亂批,該納入的不納入,不該審批的亂審批。這幾起案例雖然緣由不同,違紀形式不同,但都有一個共同點,其要么是扶貧資金被挪用、冒領、亂用,要么是扶貧資金沒有及時發放到位,都是扶貧資金沒有用在“刀刃”上。

      扶貧資金是貧困群眾的“救命錢”,一分一厘都不能亂花,更容不得動手腳、玩貓膩。習近平總書記要求各級黨政部門,“要加強扶貧資金陽光化管理,集中整治和查處扶貧領域的職務犯罪,對擠占挪用、層層截留、虛報冒領、揮霍浪費扶貧資金的要從嚴懲處!”省紀委通報的這幾起案例,無疑是給全省廣大扶貧干部敲響了警鐘。海南經濟體量小,財政收入較少,而扶貧任務又較重,更需要我們把每一分錢都花在“刀刃”上,把扶貧資金真正用到幫助扶貧對象上,幫助貧困群眾早日過上小康生活。

      把有限的扶貧資金用在“刀刃”上,需要我們多做雪中送炭的工作,把扶貧資金切實用于幫助貧困戶改善生產、生活。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在扶貧資金的使用上,只有相關責任人堅持以人民為中心,急民之所急,才能把錢用在貧困戶最急需的地方,解民之所困,而不是交到相關合作企業的手中,被企業所挪用;也不是留在相關部門手中,遲遲不發放;更不是發放給不符合條件的群眾,被人冒領貪占。

      把有限的扶貧資金用在“刀刃”上,還要加強扶貧資金陽光化管理,防止“大水漫灌”和“跑冒滴漏”。對此,相關部門應加強審計、監察,強化監管,及時發現、及時糾正扶貧領域的職務犯罪,杜絕任何形式的截留、挪用和貪污扶貧資金。通報的案例中,保亭黎族苗族自治縣六弓鄉的鄉黨委委員、組織委員符某婷,在擔任鄉政府扶貧物資詢價組組長期間,利用扶貧資金,從該鄉副鄉長陳某平違規經營繁榮合作社處高價購買鵝苗,價格虛高達22.795萬元。這雖不是直接貪墨扶貧款項,卻仍是在打扶貧資金的主意。符某某慷公家之慨,結私人之好,只是不知虛高的資金又能買多少鵝苗,幫助多少貧困戶?而陳某某則是生意做得精,算盤打得響,只怕是貧困戶沒富起來,干部倒是先富起來了。類似這樣的情況還有多少,相關部門應好好查一查。

      浪費一分一厘,或許不值一提,但若積少成多,“跑冒滴漏”的每一分扶貧資金都將大有用處。更何況,沒有用到點子上的扶貧資金并非一分一厘,而是動輒數十萬元、上百萬元,這些資金又能幫助多少貧困戶早日脫貧呢?對此,黨委、政府履行好脫貧攻堅主體責任,加強監督,確保扶貧資金都用在“刀刃”上;廣大奮戰在脫貧攻堅一線的黨員干部也要守土有責,切實用好每一分錢的扶貧資金。

    編輯:葉霖嘉
    云南11选5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