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8lnuu"></div>
  • <progress id="8lnuu"></progress>
  • <div id="8lnuu"></div>
  • <li id="8lnuu"><s id="8lnuu"></s></li>
  • <dl id="8lnuu"><s id="8lnuu"></s></dl>
    <li id="8lnuu"><s id="8lnuu"></s></li>
    <div id="8lnuu"><tr id="8lnuu"></tr></div>
    <div id="8lnuu"><tr id="8lnuu"></tr></div>
  • <li id="8lnuu"><s id="8lnuu"><strong id="8lnuu"></strong></s></li><dl id="8lnuu"><ins id="8lnuu"></ins></dl>
  • <dl id="8lnuu"><ins id="8lnuu"><strong id="8lnuu"></strong></ins></dl><dl id="8lnuu"></dl>
    <li id="8lnuu"><s id="8lnuu"><strong id="8lnuu"></strong></s></li>
  • <div id="8lnuu"></div><sup id="8lnuu"><s id="8lnuu"></s></sup>
    四川廣安女副區長死亡案開庭 男友承認曾動手打人
    2018年09月22日 13:38  來源:新京報  宋體

    昨日上午9時30分許,四川省廣安區副區長黎永蘭被害案在廣安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 新京報記者 王翀鵬程 攝

      四川省廣安市廣安區女副區長黎永蘭送入醫院治療的第二天,其男友林雪川給母親打了個電話。“媽媽你燒炷香保佑我。”“什么事要燒香?”林母問。林雪川謊稱,黎永蘭摔著了。

      2017年10月22日,林雪川涉嫌將黎永蘭打傷入院,經過五天的搶救,黎永蘭因嚴重顱腦損傷,經搶救無效死亡。事后,林雪川一直對黎永蘭的家人謊稱,黎是自己摔倒磕傷了頭,直到黎永蘭的家人看到事發地的監控錄像,林雪川才承認曾打了黎。

      2018年9月21日上午九點半,“女副區長被施暴致死”一案在廣安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一科技法庭開庭。廣安市人民檢察院以故意傷害罪暨附帶民事賠償對犯罪嫌疑人林雪川提起訴訟。

      在法庭上,林雪川講述了他和黎永蘭的交往,以及事發當天的詳細經過。林雪川一直積極地為自己辯解,公訴人宣讀完起訴狀,他馬上提出四點異議,并否認了故意傷害的罪名,“我咋個可能故意要傷害她嘛?”他用夸張的語氣反問。

      公訴人當庭播放了三段2017年5月黎永蘭和林雪川的通話錄音。一直為自己辯解的林雪川此時低下了頭。通過錄音,親友們發現,平時很有主見的黎永蘭,在這段關系中卻是弱者。

      截至下午1時30分,刑事部分的法庭調查仍未結束,法院將擇期再次審理。

    黎永蘭。家屬供圖

      被告林雪川承認打人

      9月21日,坐在被告席上的林雪川穿著一件藍色格子襯衣,黑色褲子和黑色布鞋。圓圓的臉上架了一副黑框眼鏡,挺斯文。這身裝扮立刻引起了在法庭旁聽的黎永蘭親友的不滿,他們認為他在裝樣子,博同情。

      42歲的林雪川是廣安市黃連村人。從照片上看,這個身高一米六左右的男人,濃眉,身材很壯,用黎永蘭弟弟黎軍(化名)的話說,有點“虎背熊腰”。

      出事前,林雪川在廣安市前鋒區黃連村經營一家山泉水廠,女友黎永蘭是廣安市廣安區副區長,主管科教、文化、衛生等工作。

      2017年10月22日晚,黎永蘭和幾個同事幫朋友慶生,吃過晚飯,到位于廣安市中心的鼎虹國際娛樂會所唱歌。林雪川飲酒后來找黎永蘭,給黎的同事敬了兩杯酒,兩人一起離開了。但走出歌城沒多久,黎永蘭就受傷倒在路邊。

      據林雪川供述,出門之后,黎永蘭埋怨他只和兩個人喝了兩杯酒,很沒面子,又說他搞生意欠了一千多萬,不爭氣,怪他不能幫她分擔壓力,她不想活了,要去跳河。他也生氣了,拉著她往河邊走。

      庭審過程中,公訴人當庭播放了事發當晚的監控錄像。視頻中,黎永蘭和林雪川一起上了車,但很快又下車,被他推搡著沿金安大道三段往東走。途中,林雪川奪走黎永蘭隨身的手提包扔在地上,黎永蘭隨即敲打停靠在路旁的出租車窗玻璃求救。

      公訴人和原告訴訟代理人多次問林雪川,跳河是不是黎永蘭的意思,有沒有強迫她。

      林雪川答,沒有強迫。“那她為什么呼救?”公訴人問。“我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林雪川說。

      從監控中看,黎永蘭一直在找機會求救。第一次,她在一個路燈下面掙脫了,轉頭往回跑,但沒跑幾步就被林雪川抓回來,拖拽著繼續往前走;第二次,她拉住一個剛從小區里走出來的居民,但被林雪川強行拉開。“快走,人家有事。”林雪川說。

      公訴人指控,林雪川在人行道上多次擊打黎永蘭頭部。林雪川也回憶了當時的經過,承認用雙手打在黎永蘭頭上,黎馬上就倒下了,發出很大的聲音,左邊耳朵流出血來,嘴巴里也吐白沫子。他嚇壞了,把黎永蘭送到廣安市人民醫院搶救。公訴人再追問,他又說忘記黎永蘭是怎么倒地的。

    林雪川。受訪者供圖

      兩人過往

      林雪川初中畢業后,在廣安市前鋒區觀閣鎮的郵電局謀了一份差事。據此前媒體報道,他開始工作時比較認真,但不久之后,就以幫村民取郵政匯款為由,偷竊村民錢款。后來被村民發現,補齊了欠款才逃過一劫。

      1993年,18歲的林雪川前往東莞打工,在一家毛織廠落了腳,當上了毛織工人。《廣安在線》2015年的公開報道顯示,不甘平凡的林雪川辦起了“依哥弟”品牌服飾廠,企業連年盈利,從一個打工仔搖身一變,成為擁有五六十號工人,年產值300多萬元的毛織廠老板。

      在東莞鄰居老周印象中,林雪川愛說大話,“賺了50塊能說成500塊”。

      2011年,他大張旗鼓在老家黃連村選址建廠,搞得全村皆知。黃連村的村民說,大家以為林雪川在外面掙了大錢,都想把地租給他。但后來發現,他連90多萬的土地承包費也拿不出,紛紛反悔。

      那年,林雪川成立了黃蓮丫水業有限公司。水廠藏在黃連村附近的山坳里,兩個農家院子大小的一塊地,蓋起幾間鐵皮房子,請了十個工人,負責礦泉水的罐裝和運輸。

      讓黃連村民印象最深的,是他自己出錢供了兩輛面包車,免費送村民趕集。“免費班車”只持續了一年,就因為時常超載等安全問題被村里叫停了。

      2012年,在一個飯局上,林雪川認識了比他小一歲的黎永蘭。和林雪川大起大落的經歷不同,黎永蘭的人生一直很平穩。

      黎永蘭也是廣安人,早年間,父母開始經商,從賣陶瓷碗起家,一步步發展到搞建材、做批發,生意越做越大。

      初中畢業后,黎永蘭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四川省中等師范學校,1993年畢業后,她在廣安市觀閣鎮中學當老師。

      2003年,她順利通過了公務員考試,在廣安大有鄉當鄉長。黎母還記得,拿到公務員考試成績那天,黎永蘭非常高興,她一路小跑回家,推開門,向家人宣布:“我考上鄉干部了。”還撒嬌稱要黎母請她吃飯慶祝。

      在仕途這條路上,黎永蘭走得很順利。認識林雪川時,她已經是廣安市廣安區監察局副局長。兩年后,升任廣安區林業局局長。

      當上副區長后,黎永蘭全部投入到工作中。弟弟黎軍(化名)說,黎永蘭每天下班回來都累蔫了,躺在床上喊累,生病也沒時間治療。有時候在家里煮著飯,一個電話就要出門。扶貧攻堅,黎永蘭下鄉工作,皮膚曬得黑黢黢的。

      失敗的婚姻

      在東莞,打工的廣安人有個圈子。圈子里的小李說,“林雪川有家暴傾向,你隨便問哪個都知道。”她記得,林雪川經常打那個“四川女人”,很多人都看見過,把她打跑了。

      庭審當天,這個“四川女人”也到現場參與旁聽。她是林雪川的前妻,在法庭外,她否認了家暴的說法。“我和林雪川在東莞好得很,根本沒有打過架。他要回鄉創業,聚少離多才會離婚。”說完,又補充道,“我們全家都不支持他回家創業。”

      和林雪川一樣,黎永蘭也經歷了失敗的婚姻。離婚后,她帶著女兒獨自住在廣安。

      父母一直為她的婚事著急,很希望她能找個誠心實意的,但他們不看好林雪川。他們第一次見面是在黎家的一次聚會上。林雪川穿著皮涼鞋,花紋大短褲出席。席間,他說自己的山泉水廠一旦成功,就是價值幾個億的,一天要生產幾十萬瓶,拉貨的車子都要排長隊。但林雪川的母親說,水廠至今只能保證正常運轉,還沒有盈利。

      黎家的長輩覺得他說話天南海北不著邊際,嘴巴又不干凈,和斯文有禮的黎永蘭不般配。白手起家的黎父最聽不得吹牛,經常當面頂他。

      反對最強烈的是黎永蘭的母親。為了讓兩人分開,黎母曾經氣得用板凳打黎永蘭。但黎永蘭將第一段婚姻的失敗歸結于父母干涉太多,之后不愿再聽家人的意見。

      林母說,起初她也不看好這段感情。她埋怨林雪川,你娃兒都有了,找女朋友干什么,以后怕是要吵架。但后來,她覺得兩人關系不錯,沒再多說。“她來家里吃飯,吃不完的,就倒在林雪川碗里,他都吃了。”

      一開始,在親朋面前,黎、林二人表現得客客氣氣。林雪川會在黎永蘭逛街時幫她拎包,打麻將時在一邊端茶倒水,黎下班回家,林雪川把水遞到她手里。親朋曾以為黎永蘭找到了貼心人。

      但漸漸的,林雪川的暴脾氣顯露出來了。有一次,黎永蘭和朋友呂萌(化名)吃完晚飯逛街,林雪川打來電話,讓黎陪他吃晚飯。席間,林雪川讓黎永蘭和呂萌陪他喝酒,兩姐妹不想喝,林雪川就砸了一瓶酒,瞪著眼睛吼:“喝不喝?”黎永蘭說不喝,林又砸了一瓶。

      黎永蘭也開始不滿意林雪川。她從未在同學和朋友面前承認他的男友身份,也不會主動介紹他。有人問起,她只說是同學。

      林雪川需要錢的時候會找黎永蘭拿。2017年11月,由于他拒不返還借款,黎家人向廣安區人民法院提起了訴訟。

      經法院審理查明,截至2014年10月,林雪川向黎永蘭借款85萬元。黎母說,其中的29萬是她賣房所得。除此之外,她還以個人名義幫林雪川向家人親戚借了五十幾萬,還在信用社幫他擔保貸款27萬。

      9月15日早上八點多,債主找到黎永蘭家,要黎家人還錢。弟弟黎軍至今想不明白,姐姐為什么要幫林雪川借錢。但9月21日的庭審并未涉及這些債務問題。

      甩不掉的男朋友

      黎永蘭的朋友說,林雪川對黎永蘭盯得很緊。有一次,黎永蘭和朋友嚴麗(化名)在外面玩,他打來電話,一定要讓嚴麗接電話證實黎沒說謊,要么就是開視頻。黎永蘭不接電話,林雪川會打個不停;黎和朋友們聚會時,林雪川也經常不請自來。“她的行蹤隨時掌握在他手里。”嚴麗說。

      平時,黎永蘭是個很有主見的人,家中的大小事務都由她做主。但在和林雪川的交往中,她沒有決定權。黎永蘭曾告訴嚴麗,想和林雪川分手,但分不掉。嚴麗再追問,她就搖搖頭,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

      “我就和她說,只要你們分開,我出錢,讓他走。”黎母說,黎永蘭嘆了口氣說,林雪川不答應,他脾氣急,得慢慢勸,讓他死心。

      “林雪川說,這輩子認定她了。”黎母記得,黎永蘭有幾次說一定要分手,林雪川放下狠話:“只要分手馬上砍了你全家。”

      “她是個有職務的人,如果報警,讓人家覺得你連談朋友的事情都搞不定,怎么相信你的本事?黎永蘭覺得沒有面子,所以一直忍氣吞聲。”黎母說。

      林雪川還搬進了黎永蘭家里。黎母故意不做他的飯,“但每次飯菜上桌,他就自己坐下盛一碗飯吃,黎永蘭的爸爸氣得把碗摔在桌子上。”

      黎永蘭的朋友們記得,黎出事前幾個月,除了工作時間,林雪川更是寸步不離。“我們打麻將,他就坐在旁邊看著。”呂萌說。

      “已經吵了兩天架,計劃今天還是要繼續的,遇到錯誤的人,做出錯誤的決定,需要承受的后果現在還不得而知。估計這一年又是磨煉意志的一年,心累!”2016年,黎永蘭在QQ空間的私密文章中寫道。

      2017年5月的一段通話錄音中顯示,直到出事前5個月,黎永蘭還在勸他離開,但林雪川不依不饒。

      “你不在乎我,我們就好聚好散,我又不欠你啥。”黎永蘭說。林雪川哼了一聲,“斷的話就要以死這種方式來斷”。是不是要我死?黎永蘭反問。林雪川說嗯,就是。最后,黎永蘭說:“認識你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錯誤。”

      在法庭上,公訴機關播放了這段錄音。一直為自己辯解的林雪川此時低下了頭。

      三段錄音中,林雪川多次說出“活不過三天”、“讓你死”之類的威脅性話語。林雪川當庭辯解,這些是酒后或爭吵后的氣話。林雪川的辯護人也表示,這些錄音距事發時間較長,不能證明林雪川有蓄意傷害黎永蘭的心思。

      但在黎母印象中,這些話幾乎就是林雪川的口頭禪,“只要他不高興,就揚言要弄死黎永蘭。”

      家暴

      公訴人在庭上提出,2017年并不是林雪川第一次毆打黎永蘭。2015年,林雪川就曾當著黎永蘭同學的面將她打傷,送進醫院縫針。目擊者仍覺得心有余悸,發現黎永蘭一直活在暴力的陰影下。

      2015年元月,黎永蘭和八九個同學聚會,吃完飯去唱歌。呂萌和黎永蘭搶著付賬,在大廳里一前一后走著聊天。說了幾句,黎永蘭沒回應,呂萌回頭一看,她已經被林雪川拖到拐角處打了。黎永蘭倒在地上,發出很大一聲響。

      呂萌跑過去抱著黎永蘭的頭,發現她頭上在流血,就讓林雪川趕快停止。林沒停手,一邊罵一邊用腳踢黎永蘭。從他話語中,呂萌分析是黎永蘭說前夫好話,刺激了他。

      呂萌護住了黎永蘭的頭部,林雪川一腳踢來,正好踢到呂萌的眼睛,腫了半個月才康復。

      同學們把黎永蘭送到廣安市人民醫院急救室,林雪川跟到醫院。黎永蘭在急救室里縫針,林雪川站在急診室門口罵罵咧咧,還要沖進去打她。同學們抵住門,他就在外面踢門。黎永蘭的同學李艷(化名)當時也在現場,她回憶,好幾個女同學都被嚇哭了。林雪川埋怨同學們多管閑事,氣得打壞了急診室外面的桌子。

      當天晚上處理完傷口,李艷怕林雪川再出手傷人,連夜帶著黎永蘭從醫院側門溜走了,送到朋友家住了一晚。

      那天晚上,同學們一夜沒睡,她們試圖勸說黎永蘭趕快甩掉林雪川,但黎永蘭始終沒有表態。第二天,黎永蘭因為藥物過敏再一次入院,林雪川來看她,同學們不讓他進門,黎永蘭說,讓他來吧。

      黎永蘭的家人從外地趕來,詢問原因,林雪川說是黎永蘭搶著付賬,高跟鞋沒站穩,摔下了樓梯。李艷想說實情,但黎永蘭放下狠話:“你敢說,朋友都沒得做。”

      直到2017年黎出事后,家人才知道實情。那次事情之后,黎永蘭在同學們面前總覺得不好意思,有些抬不起頭。

      在黎永蘭父母面前,林雪川也并不收斂。黎母說,2017年4月,林雪川拽著黎永蘭的頭發,聲稱要把她拖出去打死。黎母攔著門,哭著罵他。第二天一早,林雪川跪在黎母面前哭著承認錯誤,“娘娘,你不要告訴別人,我脾氣暴躁,以后改,再也不打黎永蘭了。”黎母心一軟,原諒了他。

      但他并沒有真的改過。黎永蘭出事的前一天,鄰居還看到林雪川在路邊打黎永蘭。

      致命

      2017年10月22日,黎永蘭倒下后再也沒起來。事發當晚,人民醫院急診科的值班護士小紅(化名)對林雪川印象很深。他把黎永蘭送到醫院時,光著上身,看起來很著急,讓醫生一定要把黎永蘭治好。小紅上前查看,黎的鼻子和頭發上都有血。

      醫生懷疑是腦內受了傷,問林雪川是怎么弄的,林雪川說是喝了酒摔傷的。

      第二天早上,林雪川給母親打了個電話。“媽媽你燒炷香,保佑我。”“為啥子燒香?”林母問。林雪川說黎永蘭摔著了。林母一聽就急了,趕緊問摔得重不重,林雪川沒回答。

      黎軍是家人中最先得到消息的。黎永蘭入院的第二天下午,他趕到醫院時,黎永蘭已經沒有意識了。盡管醫院聯系了華西專家會診,用藥物維持,但到下午六點,黎永蘭的自主呼吸已經停止了。

      在黎永蘭搶救期間,林雪川表現得非常冷靜。黎永蘭的同學李艷說,他還在醫院和客戶談合同、給員工安排工作,聽說黎永蘭病危時還打電話托朋友找專家。直到華西專家來會診后,他才開始慌了。“蘭蘭活不成了,我也不想活了。”他和黎軍說,表現得很痛心。

      在重癥監護室搶救了5天之后,廣安市人民醫院宣布黎永蘭死亡。尸檢報告顯示,黎永蘭頭部骨折,死于嚴重顱腦損傷。

      四川省廣安市人民檢察院指控,黎永蘭被林雪川多次擊打頭部以致受傷昏迷。

      庭審中,雙方的代理人對黎永蘭身上的傷痕形成原因意見不一,黎家的訴訟代理人申請鑒定專家對死因進行鑒定,審判長表示會考慮。

      黃連村的村民在網上看到消息,說林雪川打死了女朋友,林母很生氣:“林雪川從不打人,生氣的時候也只是愛摔東西。”她一口認定,黎永蘭的死是個意外。“那晚他喝了酒的,兩個人拉拉扯扯,又不是有意害她。”

      但黎家的訴訟代理人在民事部分的法庭調查中提到,有證人聽到林雪川曾說,把黎永蘭打個半死再送醫,就不用承擔責任。而且從傷情上看,林有傷害黎的主觀意識,因此,她認為,送醫行為只是林雪川在逃避責任,希望法庭從重追究林雪川犯故意殺人罪的刑事責任,并判其賠償200萬元。

      林雪川當庭表示,不能接受賠償,更不接受故意殺人的罪名。

      A08版-A09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王翀鵬程 實習生 鄭潔

    編輯:陳少婷
    云南11选5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