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8lnuu"></div>
  • <progress id="8lnuu"></progress>
  • <div id="8lnuu"></div>
  • <li id="8lnuu"><s id="8lnuu"></s></li>
  • <dl id="8lnuu"><s id="8lnuu"></s></dl>
    <li id="8lnuu"><s id="8lnuu"></s></li>
    <div id="8lnuu"><tr id="8lnuu"></tr></div>
    <div id="8lnuu"><tr id="8lnuu"></tr></div>
  • <li id="8lnuu"><s id="8lnuu"><strong id="8lnuu"></strong></s></li><dl id="8lnuu"><ins id="8lnuu"></ins></dl>
  • <dl id="8lnuu"><ins id="8lnuu"><strong id="8lnuu"></strong></ins></dl><dl id="8lnuu"></dl>
    <li id="8lnuu"><s id="8lnuu"><strong id="8lnuu"></strong></s></li>
  • <div id="8lnuu"></div><sup id="8lnuu"><s id="8lnuu"></s></sup>
    首頁頭條—正文 分享
    那些年,海南人記憶中的中秋節
    2018年09月23日 09:02  來源:海南日報  宋體

      剝桂圓皮、海邊賞月……這些傳統習俗簡單卻不失溫情

      那些年,海南人記憶中的中秋節

      海南日報記者 尤夢瑜 實習生 雷走宏

      “好時節,愿得年年,常見中秋月。”明朝詞人徐有貞的《中秋月》不知道出了多少人對中秋佳節的美好愿景。中秋將至,最令人期待的莫過于與家人吃團圓飯,或邀友人海邊賞月。近日,記者同幾位“老海南”聊他們記憶中的中秋節,在許多節日日益被商業化的今天,這些傳統習俗與其背后蘊藏的情感顯得尤其珍貴。

      “那時中秋節對我們來說不算節日,沒有錢過什么節嘛。”現就職于四川省某高校的符錫熊今年30多歲,出生在昌江黎族自治縣中部的一個山村,在他的印象中,上世紀80年代,海南的很多地區仍算不上富裕,回憶起小時候的中秋節,他告訴記者:“吃個地瓜,也算過節了。每到中秋節,村里的多數人家都是吃地瓜度過的。”

      如今,早已成家立業的符錫熊過上了自己幸福的小日子,中秋節可選擇的食物也是琳瑯滿目,但越是如此,他說反而更懷念小時候的地瓜,甜糯的地瓜是家鄉的滋味。

      同是昌江人,今年50多歲的吳孫活告訴記者,因為家里靠海,所以從小家里的經濟條件還算不錯,小時候每到中秋節,家中長輩都會把提前買好或者自家養的雞殺掉過節。

      “那時候我還小,白天全家人圍坐在一起吃飯,到了晚上就一人用紙包一塊月餅,再用繩子綁住,帶到海邊,等拜月儀式結束了再打開來吃,親朋好友們一起坐在海邊邊吃月餅邊賞月。”吳孫活說,不比今天各種月餅精美的包裝,那時,一塊粗糙的紙里包裹的就是兒時的美味。

      “一般來說,我們在農村過中秋會先祭祖。然后還會煮芋頭、剝橘子皮或者是桂圓皮。之所以剝桂圓皮,就是因為桂圓的‘桂’就是‘貴’,象征著富貴、吉利。”今年近60歲的陳奕周來自澄邁縣,說起30年前的中秋節習俗仍是津津樂道。早已搬進城市生活的老陳坦言,越來越便利的城市生活讓他在中秋節時想吃到什么都能方便買到,自己的生活伴隨著海南的發展也發生了巨大變化,但舊時的習俗仍是心中的一種溫存。

      “美麗三亞,浪漫天涯。”50多歲的符少彬用陶醉的語氣回憶起自己年輕時的中秋節。“上世紀80年代末開始,我才逐漸能在中秋節吃上用油紙筒裝的月餅。晚上大家紛紛提著月餅去大東海的海邊賞月,年輕人會用點著的紅蠟燭圍成圈,然后坐在里面吃月餅賞月,很熱鬧也很好玩。”紅燭、月餅……這份浪漫不亞于今天的年輕人。

      “三亞這座城市變得越來越美麗,國際化程度越來越高。如今的大東海沿岸早已不是當年的黑漆漆,但不管怎樣,我們賞月的那份心境仍在,這就是‘不忘初心’吧。”符少彬笑著說道,城市發展越來越快,但城市中,一代又一代年輕人的干勁和追求幸福生活的心不曾變。

      (海南日報海口9月22日訊)

    編輯:趙凱娜
    云南11选5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