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8lnuu"></div>
  • <progress id="8lnuu"></progress>
  • <div id="8lnuu"></div>
  • <li id="8lnuu"><s id="8lnuu"></s></li>
  • <dl id="8lnuu"><s id="8lnuu"></s></dl>
    <li id="8lnuu"><s id="8lnuu"></s></li>
    <div id="8lnuu"><tr id="8lnuu"></tr></div>
    <div id="8lnuu"><tr id="8lnuu"></tr></div>
  • <li id="8lnuu"><s id="8lnuu"><strong id="8lnuu"></strong></s></li><dl id="8lnuu"><ins id="8lnuu"></ins></dl>
  • <dl id="8lnuu"><ins id="8lnuu"><strong id="8lnuu"></strong></ins></dl><dl id="8lnuu"></dl>
    <li id="8lnuu"><s id="8lnuu"><strong id="8lnuu"></strong></s></li>
  • <div id="8lnuu"></div><sup id="8lnuu"><s id="8lnuu"></s></sup>
    盲道被占 残障人士感叹:我们都被迫“家里蹲”
    2019年03月29日 07:52  来源:工人日报  宋体

      “不过几百米的路程,但每次独自去做康复训练,对我来说都是一件难事。”家住海口市龙华区的?#28304;?#29239;因脑出血留下半身不遂的后遗症。平时去医院做康复训练若有家人接送还好,一旦家里人有急事,他只能自己“挪”着上下单元楼前的几级楼梯,每走一步都很艰难。

      这是海南省残障人士出行不便的一个缩影。2017年,海南省政府办公厅?#36335;ⅰ?#28023;南省无障碍环境建设“十三五”实施方案?#32602;?#35201;求到2020年,海南省机关、学校、社区、医院、A级旅游景区、大型商场、娱乐场所、城市主城区道路、公?#27493;?#36890;等公共场所设施及敬老院、残疾人康复?#34892;?#31561;特殊机构全面达到《无障碍设计规范》的要求。80%的市县达到全国无障碍市(县)建设标准。

      距离规定期限已不到一年,近日,记者走访海口市公共场所发现,盲道被占,无障碍设施建设不到位、覆盖面不全等问题仍然存在,不少残障人士依然被迫“家里蹲”。

      ?#25105;?#19968;个“点?#20445;?#37117;是拦路虎

      家住海口市碧湖家园小区的温逍今年刚满18岁,由于患有先天性视力残疾,他一直生活在黑暗中。他告诉记者,如果必须单独出门,他都习惯摸着墙走。因为好几次他走在盲道上,不是被停放的自行车绊倒,就是因盲道突然消失而“?#26376;貳薄!?#23545;我来说,盲道起不了什么作用。”

      记者随后到温逍居住的海口市龙华区金垦路附近探访发现,共享单车横跨盲道?#21335;?#35937;随处可见,少数没有被“堵塞”的盲道,也存在地面凹凸不平、道路正对出入口等安全隐患。

      给残障人士添堵的,不只是盲道。

      下身?#34987;?#30340;张华已经20多年没进过电影院。不是他不?#19981;叮?#32780;是他很难把自己的轮椅带进放?#31243;?#24352;华说,几乎每个放?#31243;?#37117;有台阶,也没有给坐轮椅的人划出专门的观影区域。他还想过买第一排的电影票,“可眼睛受不了啊。”

      同样因轮椅被“拦”的还有幼?#34987;?#23567;儿麻痹症的高晓霞。有一次,她想去超市简单购物,但那些阻?#26500;?#23458;将购物车推出超市的立桩,却让高晓霞连超市的门都进不去。

      台?#20303;?#25353;钮、护栏,许多对健全人来说可?#38498;?#30053;的“点?#20445;?#37117;是残障人士的拦路虎。因为没有手语翻译,聋哑人陈慧就医时难以与医生交流;因为没有语音播报,盲人冯女士不知道该在什么时候下电梯……

      “人们很少在外面见到残障人,那是由于我们都被迫‘家里蹲’。”采访?#26657;?#22810;位残障人士告诉《工人日报》记者,如果无障碍设施更完善,他们很愿意多出门走走看看。“残障本就限制了我们的行为能力,人为的障碍又使得我们连许多简单的事都做不了。”高晓霞道出了这个群体的心声。

      谁也指挥不了谁

      为什么海南的无障碍设施建设会有诸多不“美好?#20445;?/p>

      海南省残联维权部主任周金永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海南省无障碍环境建设与维护管理现行的原则是“谁所有、谁管理”。盲文站牌的设立与维管要?#21307;?#36890;部门、盲道有问题要找住建部门、建筑内的无障碍设施则归业主管,“这样,各部门权责虽然清晰,却缺乏统一规划,自然影响相关建设效果。”

      周金永说,如果接到残障人士就无障碍设施被占用、停用等问题的投诉,海南省残联会积极督促要求调整。但如果有关单位或商家不作为,残联并没有行政处罚权,不能强制要求整改。

      一位曾参与无障碍环境建设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项工作涉及的单位多、类别杂,从一开始就很不容?#20303;?#20182;用新建建筑举例说,设计时规定?#23435;?#38556;碍坡道的角度,但?#23548;?#26045;工时,可能由于预留给坡道的长度不够,施工方只能把坡度升上去。甚至还有发包方因成本因素自行取消了坡道。

      这位工作人?#34987;?#34920;示,后期的验收?#33041;?#36807;程?#26657;?#29301;涉多个职能部门,各部门间工作协调和?#24179;?#26041;式不统一。虽然有牵头单位,但由于彼此间是平?#36466;?#32455;,谁也指挥不了谁,这又让很多场所无障碍设施整改修建难上加难。

      ?#36865;猓?#37096;分城市管理者把无障碍设施?#28216;?#38754;子工程?#20445;?#27809;有真正将其作为保障残障人士出行的必备条件来重视,在管理上多有缺位。记者采访时发现,目前,对于个人或商铺占用盲道等无障碍设施的不当行为,海口市相关部?#25386;?#27809;有进行及时的纠正和处罚。日积月累,本有的无障碍设施也成了摆设。

      所有人都需要“无障碍”

      一提起“无障碍”就联想到残障人士,在许多推动无障碍设施建设的人看来,这一观点失之偏颇。

      前不久,从事汽车销售工作的黄女士伤?#36865;齲?#19968;段时间内需靠轮椅出行。“过去从不在意的台?#20303;?#38497;坡,现在都成了我的绊脚石。?#34987;?#22899;士意识到,无障碍环境的受益者,原来并不止残障人士。对像她这样意外受伤的人,以及老年人、孕妇来说,无障碍设施同样非常重要。

      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已接近2.5亿人,其中失能半失能老年人数量突破4000万。除了8500万残障群体外,这些老年人对无障碍设施的依赖程度也很高,并?#19968;?#36234;来越高。

      自两年前提出“无障碍环境建设”目标后,海南省在许多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如目前商场普遍配置残疾人卫生间,部分路段装上无障碍信号灯,甚至有出租车公?#23601;?#20986;残障人士专用车辆。不过,在海南现代管理研究院院长、海南大学教授王毅武看来,要在明年完成预定目标,仅仅依靠相关政府部门的努力还不够,“还需要社会‘自下而上’的力量。”

      王毅武表示,根据现代城市建设理念,公共设施对所有人都应该友好、无障碍。但由于普通大众对残障人士缺乏感同身受的理解,大多持“事不关己”的态度,这就削弱了相关的社会力量。

      王毅武建议,在政府部门和开发商及时做好无障碍环境建设和?#33041;?#24037;作的同时,海南的普通民众应?#27809;?#26497;转变观念,参加一些接触或体验残障人士生活的活动,切身感受其中的不易,从而更加关注无障碍设施的?#21344;啊4送猓?#20182;还鼓励残障人士主动参与社会生活,对提高无障碍设施的可利用性形成督促。“唯有社会形成合力,无障碍设施?#21344;?#30340;障碍才会被逐一消除,无障碍设施才能实现从无到有、从有到好。”(吴雪君)

    编辑:陈少婷
    云南11选5历史记录